微信扫一扫
客服随时找

2017第四届城市戏剧节 后现代荒诞戏剧《等待多戈》

2017第四届城市戏剧节 后现代荒诞戏剧《等待多戈》 

时间:     2017.05.04 - 2017.05.07     (19:30-21:30)

场地:(北京)北京剧空间剧场

费用:    50,99,159,199

喜欢该活动的人还喜欢
人气活动
活动介绍

话剧《等GoDoT待》由旅法青年导演张枢同西安戏剧同仁共同合作的新作品。文本翻译于"Waiting for Godot"。在此基础上创作出既忠实于原剧作又赋予梦境的符合当下中国的"Waiting for Godot"。


alt


剧情简介

"现实"第一幕:

傍晚黄昏时,"两名流浪者"符拉迪米尔(GOGO)和爱斯特拉贡(DIDI)在某地相约等待一名叫GODOT的人。在他们随之而来的漫长等待中,他们以荒诞不羁的谈话和游戏来解闷:DIDI总被人无缘无故暴打,同时莫名的脚痛,并且伴随着嗜睡症;GOGO总是希望保持理智,可莫名的头痛使他无法停止诉说。等待中,两人从开始尝试询问上帝,到突然质疑GODOT,两人出现分歧以至于两人打算分离,最终二人却因为没有自杀工具而放弃自杀。正在此时,一位怪人POZZO带着他的仆人LUCKY来到这个地方。二人误以为GODOT。怪人破错(POZZO)想甩掉随从幸运(LUCKY)独自生活旅行,可却从没有实现过。在LUCKY的"思考"后,两人又继续向未知的旅程前行。夜幕降临前,一个小孩的到来。告知二人所等待的GODOT先生今天不会来了,不过明天一定来。小孩离去,夜幕到来了。


alt


"梦"之第二幕:

次日时间地点依旧,"两名流浪者"又如约而至,二人又重新开始等待GODOT。在漫长的等待中,二人又遇到了POZZO和LUCKY,只不过这回POZZO变成盲人,LUCKY变成了哑巴。二人接着向前方赶路。DIDI又犯困睡去,GOGO深感不安不知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。两人无法再这样继续下去。临近天黑,小孩又一次出现,同样的问题,同样的回答,同样的结果,GODOT先生明天一定来。小孩离去,夜幕依旧。两人......


alt


"我们"这个时代是一个美好的时代,独立的个体生活从庞大的集体生活中慢慢得以解放出来。
个人的物质生活同我们的先辈相比有了极大的发展,精神生活亦如此。但与此同时我们原有既定文化和传统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,并且在世界高速发展的过程中,物质世界对"人"的精神世界的"异化"也尤其严重。

"等待戈多"在今天中国或者说当下世界显得非常重要与必要。


alt


在这个多元的文化并存的世界中,在当下中国高速发展中,每个个体都或多或少的存在着一种焦虑。这种焦虑同时也是物质"异化"的产物,同样也催生出对信仰、对未来的不信任和怀疑,进而引发对"人生"终极目标意义的思考,这也正是作为"人"的觉醒。正如尼采所说"上帝已死!","人"重生。
我认为这对我们新的一代(新青年)或者我们下一代来说,是一个新机遇也是一个新挑战。我们将要面对我们自己--作为"人"(世界中的新人)。因此剧中的"流浪汉"形象也就同我们每一个人息息相关。每一个个体"流浪"存活于世界之中,不论阶层,不论种族,不论男女。
那么"戈多·GODOT"到底是梦想还是现实?而对于这个没有出现的"戈多?GODOT",面对无奈的人生,我们是坚持"等待"还是继而转身"离去"?
"我们"是否在"等待"我们心中的那个"戈多"?亦或我们只需要GO DO IT!!!
"那是最好的时代,那是最坏的时代;那是智慧的时代,那是愚蠢的时代;那是信任的时代,那是怀疑的时代;那是光明的季节,那是黑暗的季节;那是希望的春天,那是绝望的冬天;我们面前应有尽有,我们面前一无所有;我们都将直奔天堂,我们都将直奔地狱……"
--双城记 (1859)

导演介绍

青年旅法导演张枢
出身梨园世家,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导演系、新索邦大学戏剧研究学院,Thé?tre Nanterre-Amandiers。先后游学于日本及欧洲,研习剧场及多国戏剧流派。从而影响其导表演风格,游走于传统与当代。
导演及演出:
斯拉沃米克-墨赫采克(SlawomirMrocek)《脱衣舞》(Strip-Tease)
张枢(Shu ZHANG)《巴黎-北京》(De Paris A Pékin)
改编莫里哀(Jean Baptiste Poquelin-Moliere)《斯卡班的诡计》(Les Fourberies de Scapin)
高行健(Xingjian GAO)《夜游神》(Le Somnambule)
改编汤显祖《牡丹亭》(The Peony Pavilion中日韩戏剧节)
独立影像《戏剧已死》(Le Theatre est mort)中法德韩

活动评论
发布
表情  你还可以输入 140 字
相关活动